架子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架子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苹果iPod专利官司不为人知的一面

发布时间:2020-01-14 19:24:27 阅读: 来源:架子管厂家

苹果iPod专利官司不为人知的一面

9月4日,中国作家联盟与苹果公司版权诉讼再次开庭,在此次开庭的法庭调查过程中,主要围绕着苹果公司应否对涉案侵权行为承担侵权责任的问题进行。

对于一起著作权侵权官司来说,是否构成侵权通常不会成为焦点问题。然而,在中国公民蔡耀华起诉苹果IPOD专利侵权案件中,自2008年1月起诉至今长达6年的司法较量,最终卷入到一种无以言状的“技术争论”。这种技术争论所反映的不为人知的一面,恰恰触及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环境的制度之“踵”。

在穷尽了中国大陆以内的全部司法程序之后,2013年1月9日,蔡耀华给美国司法部、证监会写信举报苹果公司违反美国法律,希望美国证监会调查苹果公司2008年的法务支出,包括可能用于行贿的支出。美国证监会举报者办公室总裁Sean McKessy于2月回复了蔡耀华的信,但“具体内容不便公开”。

蔡耀华表示,苹果公司在中国武汉和北京遭遇系列官司,但是苹果公司在NASDAQ网上公布的2008年度财务报告中,隐瞒在中国北京和武汉两起诉讼纠纷及其聘请代理机构的费用支出,“其代理费和灰色交易费均未包含在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中,违反美国要求上市公司详细公开每一起诉讼及其费用支出的规定。”

上述举报如果得到调查,将可能揭开苹果公司在中国进行这场“专利猎杀”的较量中所隐藏的不为人知的“灰色地带”。

巨额赔偿背后:猎手出招

1996年,国企工程师出身的蔡耀华申请了中国首个以音频编码解码器为核心方案的硬盘播放器发明专利,即“一种智能音频服务器”,专利号为ZL96107031.5,蔡声称于2003年成功开发出样品。

2005年秋,苹果的iPod在中国上市,且一炮而火。蔡耀华认为,iPod使用了上述智能音频服务器方案。他随后多次联系时任苹果中国公司负责人苏慧芝,要求苹果停止侵权,但屡次联系未果。(苏慧芝采访邮件有自动回复,但一直未人工回复)直到2006年底,蔡耀华通过律师再次向苹果公司发律师函,苹果美国总部一位姓白的律师通过电子邮件回信称,双方约定于2007年2月举行首次会谈。

首次会谈在蔡耀华的委托律师罗建民所在的律所进行。苹果公司请来了四名律师,其中来自中国本土的律师为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专利商标事务所(以下简称贸促会专利商标所),并由所长马浩率队。

谈判桌上,蔡耀华主张根据苹果公司iPod播放器的生产总量,按照国际通行的专利授权费率5%-10%比例来支付知识产权费,并提出数额超过千万美元的赔偿。苹果公司的谈判代表并没有当即对此作出答复。

蔡耀华当时要求的赔偿金额数目是否过高?针对记者的质疑,蔡耀华沉默以对。但蔡承认,他原以为有专利法为后盾,以专利证书作为维权武器,自己可以撬动来自国外的大企业,获得巨额赔偿,不料此事后来竟演变成为一场蹊跷的专利保卫战。

2007年3月28日,苹果委托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白建民带领马浩一行4人,与蔡耀华谈判,在详细进行了侵权对比分析之后,马浩表示“可以用不清楚为由,申请无效你的专利”。

基于这个说法,蔡耀华认为马浩充当了“专利猎手”,也就是通过各种手段设法让专利变为无效的代理人,这种代理人“不差钱,有人脉,懂技术”,对于民间发明人来说,堪称“专利克星”。而由于这种专利猎手的存在,导致在专利所有人在最终的诉讼中被过份地剥夺了权利—原本专利“部分无效”的裁决变成“全部无效”的后果。而蔡耀华因此而未获得苹果任何赔偿。

“中国的专利顶多30万美元”?

蔡耀华的“狮子大张口”显然高估了苹果公司的底线。经过数次讨价还价的谈判,到2007年4月时,蔡耀华将条件降低到600万美元赔偿加销售提成,苹果公司的代表仍然表示无法接受。

双方的谈判局面似乎出现了重大逆转,蔡耀华在2007年5月中旬给马浩通电话时,马浩直接回复“不同意”。 罗建民转述马浩的说法是:中国的专利不值钱,顶多30万美元—在中国,30万美元算高的,“而且我们打官司从来没有输过。这次能同意给你钱就已经不错了。”

“当时我们都不懂这句话背后的意思,我的代理人北京天昊知识产权事务所律师罗建民当时也不懂。”蔡耀华表示,他当时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于是走上了法庭。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后来的一切竟如马浩所言。

2013年7月24日,《闻客有料》就上述蔡耀华所引述的言论与贸促会专利商标事务所进行核实时,负责公关事务的秦小姐回复称不方便接受该话题的采访,也无法提供苹果公司相关联系方式。

蔡耀华自2008年1月向武汉市一中院起诉苹果iPod播放器专利侵权,法院立案受理。期间苹果公司一度以在湖北无销售为由,提出管辖权异议,被法院驳回。2008年8月到11月,法院先后3次开庭审理此案。

在蔡耀华发起专利侵权诉讼的同时,苹果公司也在2008年2月通过代理人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复审委)提交了专利无效申请。

2009年3月19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和国际贸易纠纷审判庭庭长何震,与副庭长、审判长尹为前往北京向复审委进行调查询问,复审委回复称蔡耀华的专利部分无效。

3月20日,尹为在北京与双方见面,主持调解,提出120万美元+提成的调解方案,但苹果公司不同意法院调解。调解中,苹果公司代理人、贸促会专利商标所律师杨国旭当着何震和尹为的面直率地说,中国专利保护环境不好,要不到多少钱。上述说法,罗建民表示可以进行当面对质。

2009年3月2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复审委)作出第13065号行政决定,蔡耀华的“一种智能音频服务器”专利全部无效。自此,武汉一中院不得不因专利无效,停止司法调解。

一项专利转瞬从部分无效变成为全部无效,蔡耀华认为苹果代理人马浩幕后做了复审委的工作,“他是专利商标所所长,也是由国家知识产权局主导的专利代理人协会副会长,还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家顾问。”

直到2012年,蔡耀华才理解,当初马浩和他讲的30万美元调解的言下之意—中国的专利,少数律师可以花30万美元的代价疏通关系,足以将已经授权的专利成功申请无效。而罗建民向《闻客有料》表示,他也没有料到专利复审环节中“水这么深”。

《闻客有料》于7月18日通过电话采访贸促会专利商标事务所时,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表示,客户没有授权,所有的信息均保密,拒绝做一切回答。本报记者于8月5日第三次就上述事实尝试联系贸促会专利商标事务所,得到的回复仍然是“不接受采访”。

期间,本报记者就上述相关问题向苹果相关人士发了采访邮件,但截止发稿时止,对方无回应。

审查员担任陪审员要不要回避?

已经授权的专利,相关利益方欲申请其无效,通常须具备充分的理由。依照专利法,无效申请人须拿出被申请专利不具备“创造性、新颖性、实用性”( 简称“三性”)的证据。在国外,申请专利无效的举证过程要求极为严格,专利无效申请的成功率并不高。

蔡耀华认为苹果公司出具的证据不充分。2009年7月8日,蔡耀华向北京一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专利权无效的行政决定。这一次,蔡耀华才发现,自己需面对的局面不仅是经济实力强大的企业对手,还包括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无助”。

2010年1月14日,北京市一中院开庭审理蔡耀华诉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案,审判长强刚华主持。此次双方争论焦点在于,在行政决定中的5个“公知常识”和11个“……相当于……”,蔡耀华对其裁决依据提出了质疑,并出具了33份证据进行当庭质证。

这一次开庭,一位名叫刘世昌的人民陪审员,坐在法官席左边参加庭审。在整个庭审期间,他“只问过一句话”,蔡耀华回忆说,他当时并没想到人民陪审员的身份有何问题。

2011年6月,北京一中院一审判决,驳回蔡耀华的请求,维持复审委关于蔡耀华专利无效的行政决定。2011年7月,蔡耀华上诉到北京高院。北京高院先后于2011年11月21日、2012年3月30日两次开庭。

2012年6月,蔡耀华在查阅专利资料时意外发现,一审判决中,人民陪审员刘世昌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原审查员。2009年3月,苹果在中国申请的关于iPod,即“具有即时播放能力的媒体播放机”的专利,申请号02825938.6,其内容显示,审查员为刘世昌。

《闻客有料》通过专利检索查询到,申请号为02825938.6的专利,审查员确实为刘世昌。

蔡耀华认为,刘世昌作为审批苹果公司专利的审查员,无论是否在职,都应主动申请回避审理此案,如不主动回避,也不应该隐瞒自己作为审批苹果公司专利审查员的身份,导致当事人未能行使申请回避权。此外,北京一中院在开庭前一周才发出开庭通知,准备时间仓促。在此期间刘世昌多次打电话给蔡耀华及其合伙人,表示如蔡同意撤诉,得到几十万元人民币补偿不是不可能,不同意的话既得不到钱,也赢不了官司。

即便是作为审查员,蔡耀华也认为刘世昌存在业务上的纰漏:2002年10月18日,苹果公司申请了“具有即时播放能力的媒体播放机”发明专利,这一专利晚于蔡耀华申请“一种智能音频服务器”至少6年,而且,其工作原理图只是把后者的图转了180度。如果依照苹果公司的证据,“一种智能音频服务器”既然因属于现有技术被宣布无效,那么依据《审查指南》,晚6年申请的相似专利更加没有理由获得授权。然而,苹果公司的上述专利申请却于2009年5月27日获得授权。

《闻客有料》致电复审委询问刘世昌职务情况时,对方表现得十分敏感,在得知本报记者并非此专利案的当事人后,对方回复称,刘世昌于2010年1月起就离开复审委,不再担任审查员。

广东一粤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福元认为:“相关法律规定,人民陪审员的回避,参照有关法官回避的法律规定执行。来自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原审查员作为人民陪审员,参与审理国家知识产权局复审委作为当事人的纠纷案,涉嫌"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在司法程序上存在明显的瑕疵。”

目前,此案仍然处于诉而未审状态。

7月8日,蔡耀华再次缴交了“一种智能音频服务器”专利保护费。他将发票出示给《闻客有料》看的时候说:“我的专利费年年在交,但是我的专利权却根本无从保障,至今我不能行使专利权,《专利证书》如同废纸一张。”

“1996年我申请这个发明专利的时候,从来没想到,16年后居然是一个利益陷阱。等我欲从中获利时,专利却被宣布无效了。这个所谓的专利保护是不是陷阱?想象中的专利鲜花,实际上变成了泥潭。” 蔡耀华没有想到的是,他每年交8000元的专利费,换来的是6年的拖延和苹果公司对其专利的“围猎“。

就医挂号官网

名医汇

名医汇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