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子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架子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时间里能抓住的

发布时间:2020-07-13 20:43:38 阅读: 来源:架子管厂家

在时间里除了回忆,还能留住什么?

萍水相逢的读者写信给我,有理有节自述生平:改革开放后最初一批大学生,最好大学的双学位,然后去美国去日本,拿了博士回国只想教书为生,却又发现了生意为乐。我很享受赚钱的感觉,当然我也很享受花钱,很希望钱消逝能比时间快一点,因为后者是我完全无能为力的事。

然而写信给我一定是有很多心伤。幸福的人不会没事去医院挂号。

我诚恳地回她:你的日子是我所歆羡,那些伤害过你的事物,也同样伤害过我。我在睡不着的深夜,逛淘宝,明知道会闲置,扔一柜子吊牌都没拆的衣服,所以专挑便宜的买我不是购物狂,我只是疗伤。

她大笑,说她的习惯是:每个疲倦的会议、谈判之后,会去名牌专柜,逛一逛,买个皮带或者包包。皮质的温柔,像一个男人温厚的手掌;笑容温和,眼神明亮,我知道你就是这样。我还不曾出现,你已经开始等待;我还不曾要求,你却随时准备答应。

她说她有一款最心爱的包,跟随她多年,再爱护,也微有磨损,但还是很结实很诚实很沉默地跟随着她,比老夫老妻更加贴心与忠诚。她笑,扬起眼眉:现在在二手店的标价,远高过我当年八手的价格。

是在牛排店里,当然是她请我。她切牛排的手稳定优雅,腋下真是只容得一张纸的存在。我看到她温柔的大包包,这么多年,装载她的梦想、一管口红的颜色,一张擦过眼泪的真丝手帕或者比任何人我更了解她。我于是,什么都不说,只是也努力学着她挺直腰肢,微笑而专注地对付我的牛排;要有力量,但不必让人看到我在用力。这是她教会我的。

我于是想起一位年底失恋的小女友,忽然约我走长长的一段路。

她直奔的牌子,还是让我吓了一跳。她算是我的晚辈套一句韩国电视剧里的用词,她大概赚多少钱,我还是知道的。她快快乐乐挑,看。我站在一旁黯伤神伤:应该是个男人陪她,应该是个男人来买单。有没有过这样的诱惑,那时她所思所想是什么?像所有奢侈品柜台一样,人并不多,一种冷清的倨傲。

她原来不过是来挑丝巾的,但她喜滋滋与我商量:你觉得哪一款更好?每一张都缤纷得像油画。我忽然起了收藏家的心,想通通买下来,然后打造一座宫殿来储存意淫是无罪的是不?那自称爱我的男子,也曾意淫要带我回家或者跟我走。

她终于买好了,笑容绽放像晚雪里一只白蝴蝶:好看不?我突然间想,我可能弄错了。她并非自怨自怜,她只是,真心地送自己一件礼物。工作艰难,长安米贵,原本偷素粉写写描描的纤手,现在提着笔记本。远路无轻担,任何工作,长年累月做下来都一样辛苦。人生这样贫瘠,钱就更像这世上的光,照耀,温暖,辛辛苦苦赚钱来,快快乐乐花钱去,再没有比这更充实饱满的事了。

我的小女友已经给自己买下一套零居室。松鼠有窝,鼹鼠有洞,人,也得有个自己的巢穴。生命多有变故,失去和被失去都在所难免,无论是失业、失恋、失婚、失亲她总有地方可回,可躲起来。只要还交得起水电费,她总能洗一个热水澡,资生堂的椿有红白二色,在微微的芳香里落泪,可以假装是洗发水入了眼。这一点点,轻薄的奢侈,人人都负担得起。

怎么失败,它总是安慰。自觉一无是处?啊,她以双手付了首期和按揭,担心无人可爱,她可以恋物,买不起大牌子包包,买款丝巾总可以,那春天野地的气氛,令人迷醉:没人送她礼物,OK,自己买自己送,左手送右手,左手享受爱,而右手享受被爱。而此刻,她戴上她美丽的丝巾,何等充盈美好。

很多年前,在小说里,看过一克拉女郎的说法。疲惫的职场女子,以不可能买得起房子的闲钱例如年终奖金,为自己买一颗克拉的钻戒,以犒赏或抚慰自己整年的辛苦。要就非得是一颗第凡内的独粒钻戒,可不是其他任何品牌或老土银楼的,也不要彩钻碎钻拼嵌的我要一个白金指环、六爪镶嵌的典型第凡内圆形明亮切割的钻戒。

买不起钻戒,买个奢侈品也罢。并非珍珠慰寂寞,只是生命极其琐碎,像一座小城市,人群来来往往,不变的是楼宇,河流或者咖啡馆里一只大白猫。物质的稳定令生命平和。那些不灭的事物,确实,值得眷恋。

安顺订做西服

张家口订做职业装

株洲西装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