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子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架子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财政是中国下一轮改革最困难之处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3:58 阅读: 来源:架子管厂家

财政是中国下一轮改革最困难之处

专访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总裁韩博天:  2013年,中德双边贸易额达1616亿美元,这一数额,已相当于中国与英国、法国和意大利三国的贸易总和。  与此同时,德国不仅是中国在欧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亦是中国在欧洲最大的技术引进和投资来源国,目前德国在华企业已超过7500家。  面对中德之间的热络贸易,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总裁韩博天教授(Dr. Sebastian Heilmann)在柏林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认为,中德两国关系互补,在过去十年中,中德关系几近理想化状态。   在谈到美国所发起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计划(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以及其背后的地缘政治考量时,韩博天指出,在欧洲各国以及在欧盟看来,有强烈反对声,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货物贸易国,绕过中国或者和中国对抗这种行为是没有意义的。他认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提出的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在德国受到良好欢迎,将引导中欧以及中德之间的良好合作,“以贸易稳定世界秩序”。  中国国家主席访欧信号  第一财经日报:此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欧洲之旅创下多个第一:中国国家主席8年来首次访问德国、27年来首次访问比利时并首次访问欧盟总部。你对此如何解读?  韩博天:我会将此视为一个信号,即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其政府目前认真地看待欧洲,比如他访问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这意味着中方将欧盟方面看做一个严肃认真的外交伙伴。  对于中德关系而言,两国关系互补,中德关系在过去十年中,几近理想化状态,对于中国而言,在欧洲有德国这样一个可以信赖的伙伴,在贸易摩擦等情境下,可以进行对话沟通。  日报:目前德国是中国在欧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在中国也有一种看法是柏林可以起到替代布鲁塞尔的作用。你是怎么看待欧盟、德国以及中国之间的关系的?  韩博天:(只跟德国沟通)这可是行不通的。如果从外交角色这个角度而言,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被关注度肯定要高于其他欧盟官员,但是贸易和投资政策的确是在欧盟层面制定的,德国在这方面影响力很有限。所以就这些问题而言,中国必须同欧洲打交道。我是这样看待这个问题的:德国是可以宣布一项同中国的动议,但是只有其他所有成员国都能受益的情况下,这项动议才能成功。  以贸易稳定促世界秩序  日报:在《中欧自由贸易协定》的问题上,德国持何种立场?  韩博天:英国卡梅伦政府支持达成《中欧自由贸易协定》(FTA),但是欧盟和德国的立场是,我们首先需要一份《中欧双边投资协定》(BIT)。中德目前已经有这样的双边投资协定,但目前中欧之间需要一份更加全面的中欧双边投资协定,其中涵盖政府采购协定等条约。  日报:你如何看待欧盟与美国在自由贸易问题上与中国存在的分歧?  韩博天:以目前正在进行的各种自由贸易谈判而言,比如TTIP、TPP,最终中国基本上是被间隔在这些自贸协定谈判之外的,正是美国方面发起了这一行动。但是在欧洲各国以及欧盟方面,存在强烈的声音,即“我们不能这样做”。中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货物贸易国,绕过中国或者和中国对抗这种行为是没有意义的。因此,在美国,他们将这些FTA谈判看做是一种地缘政治行为,但是我们将此看做是贸易和经济问题,所以把中国搁置在外对于我们来说没有意义。我认为这也是中德双方领导人见面应该讨论的议程。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推动的、另外一个在德国也受到良好欢迎的动议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欧盟实际上也是有相似动议。这其中的重要性是,两个巨大的全球贸易力量可以通过陆地(包括阿富汗等国)进行相连,而在其间的国家将为此而身处其中,且受益匪浅。  如果中亚国家不能同贸易力量紧密联系,那也无法稳定上述地区,所以中方在此方面确有见地。目前欧盟有类似的计划,支持这一端走廊地带的基础建设等,而中方则从另外一端也进行相同的计划,这种共同的宏大计划通常会在德国以及欧盟层面引导良好的合作。  过半投资者对中企满意  日报:德国有一种传统的外交政策看法是“以商促变”(Wandel durch Handel)曾经适用于苏联,你认为这种外交策略适合应用于中国么?  韩博天:首先,如果是想要从外部影响中国,影响中国的政治轨迹,我觉得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与此同时,中国经济转型和科技转型对于我来说是非常明显的。社会轨迹已经出现了多元化的趋势,加之经济自由化和私有化趋势,令中国可能会在未来20年发生变化。  日报:中国两会刚刚闭幕,你如何看待两会上的成果?  韩博天:我看到的最清晰的信息是,中方又重启财政改革,这点是我此前未曾料到的,即会在如此早的情况下推动财政改革,这也是整体议程中最为困难的一部分。在去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宣布改革方案的时候,我彼时为之倍感触动:该改革方案贯穿一致并具有说服力,但同时这套综合配套方案,是非常复杂的,如果以西方标准而言,执行起来将相当困难。例如,如果在存有金融危机、地方债的情况下,又同时进行金融市场自由化改革,从政治或者经济方面而言都阻力极大。  日报:每次中国企业在德国进行并购,德国媒体上的文章都呈现一种恐惧,你认为这是否代表现实,还是一种媒体现象?  韩博天:事实是比较清晰的,在德国的企业所有者一般是乐于出售的,管理层可能处于中间道路上,最重要的是贸易工会,目前他们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中方并不喜欢过多干预。中方提供资本,还提供在全球市场中更多的份额,而且到目前为止,公司内部管理也没用发生太大改变,中国投资的行为到目前为止很良好。  根据我们的调查,过半的调查者都觉得受益。而且在德国灾难性的(投资)例子还没有发生。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