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子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架子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梁红实体经济融资难的根本原因是货币发行不够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9:38 阅读: 来源:架子管厂家

梁红:实体经济融资难的根本原因是货币发行不够

2015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清华大学举行,中金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表示,目前新的情况是外汇流入开始增速大幅减少,甚至到零和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实体经济融资难、成本贵的根本原因是整个货币量发行不够。解决的办法一是扩大基础货币的发行,二是砍准备金率,扩大货币乘数。所以,在经济形势不好,通缩压力存在的时候,大幅降低准备金率是政策的首选。

2015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清华大学举行,中金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表示,目前新的情况是外汇流入开始增速大幅减少,甚至到零和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实体经济融资难、成本贵的根本原因是整个货币量发行不够。解决的办法一是扩大基础货币的发行,二是砍准备金率,扩大货币乘数。所以,在经济形势不好,通缩压力存在的时候,大幅降低准备金率是政策的首选。  另外因为央行资产结构里80%是外币,未来有更多需要用市场化利率引导市场化需求。

以下为演讲实录:  今天我用15分钟的时间来介绍一下这篇报告的主要想法。这篇报告发表在去年10月份左右,那时候我们第一次提出央行需要大规模的降准和降息,当时市场还有一些争论。但是这一篇其实有一些学术的想法,提出为什么叫货币投放的新常态?大家提了很多新常态,旧常态是什么样的,我们不喜欢这个,我们要喜欢一个新的。在中国货币供应这个问题上什么是新的?什么是旧的?我们想给大家看一下。  提出这个问题还有一个观察,中国的货币供应量,M2的供应量连续过去三年达不到年初设定的目标,包括我们最近今年M2的供应目标是12%,我们看到现在才有10%多,我们要问一个问题,是不是央行失去了货币供应的供应权。人民币我们自己发的,我们怎么会失控?  仔细看一下央行资产负债表,我们用“奇葩”这两个字来讲,中国央行资产结构里面棕色部分80%是外币、外汇资产,人民币是人民的货币,是中国的货币,为什么央行资产是外汇,我们又是香港和美元挂钩的结构,也不是货币当局的结构。我们看一下美国美联储的货币结构,这张图找不到央行资产负债表里面货币构成是多少,我可以告诉大家,0.3%。我们央行80%是外币,本币基础资产非常少。如果一个主权货币当局,拿联储一个示范,央行资产负债表里面大量是国债,外币可以忽略不计,这是怎么来的?过去10年来我们开始买外汇是从94年汇率并轨之后做的,2002、2003年越演越烈,这个趋势一直去年一季度汇率有波动才改变。还有高居不下的储备金率,储备金率应该作为银行监管或者银行风险管制的一个工具,基本不怎么调。联储比较高,10%,基本上其他国家没有一个主权货币国家,几次降准之后,像我们国家还有18%的储备金率,这是世界最高的。  什么叫旧常态?旧常态就是中国货币发行基本靠被动的美元流入,我们发基础货币,为了控制流动性靠提高准备金率控制。  新的情况是什么?外汇流入开始增速大幅减少,甚至到零和负增长。这种情况下,货币当局有没有很快调整我们的政策,我们自己其实观察几年是没有的,包括引起一系列因为量发的不够,所以价很贵。今天讨论的很多包括实体经济为什么融资难,融资成本贵,根本原因是整个货币量发行不够,没发出来。解决的办法只有两个,一是扩大基础货币的发行,二是砍准备金率,扩大货币乘数。在今年尤其经济形势不好,通缩压力存在的时候,大幅降低准备金率肯定是政策的首选。我们可以降准的空间应该说现有的储备金率砍一半,空间都有,从中期来看。短期因为方方面面的讨论争论还有,救急来讲准备金率是最快,最应该的。今年4月份准备金降100个点以下,真正利率才开始下来。现在态势继续保持下去,我们一定会看到比较低的市场利率,一定会传导加权平均贷款利率和企业贷款利率的下降。  长远来看,我们靠什么制造基础货币,央行负债表80%外币不长了,我们靠什么涨另外20%国内信贷?我们认为特别是现在利率市场化、人民币国际化大背景下,首选的操作工具肯定是公开市场操作。这里提到一个问题,我们央行需要增加对市场化各类债券,尤其是政府债券长期持有比例。现在央行持有国债在资产负债表里只有4.5%。我们拿的外国人的国债占资产负债表80%,我们拿自己本国的国债只有4.5。这样一个情况不可能支撑未来央行走向靠控制短端利率传导市场利率,这样一个公开市场操作的要求。  当然还有一个,就是靠再贷款工具,但是再贷款工具是一项应急机制,而不是一个常备货币投放工具,大家对它有一些批评,这不是市场配置资源,是政府的手直接配置资源。当然我们在短期内,包括应对经济发展,包括传导机制、体制机制没有改好之前,政府直接的手上来,用它投基建、保障房,投一些长治久安要做的投资,也是不可能的工具,但是长期来看不应该再走再贷款这条路。这就提到了一个问题,金融危机之前美国联储央行负债表面85%是美国国债,它长期持有这些国债。我们国家不可以在一级市场上买国债,不可以直接填补财政赤字,但是没有任何法律禁止央行在二级市场上购买债券。其实我们法律非常宽,几乎所有3A以上的资产,央行都可以购买。  我们现在就问到一个问题,这两个问题不连着,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大的地方债务重组的需求。地方债如果按现在置换时间来讲,10万亿到16万亿的资产置换,央行是不是可以发挥一些作用。  关于中国和美国债市的情况,从央行持有整个国债,占国债比例来讲,和美国一样,大概18到19。但是美国持有的这部分国债是央行总负债表80%,这里还是讲到最终美国国债总共的宽度和深度比我们大很多。我们的债券市场太小了,地方债置换所有过程中也会是债券市场深化的过程。过去央行也确实在历史上持有过国债。上次在98、99年银行重组的时候,对银行的一些发的国债提供资本金。  在这次整个中国公共部门资产负债表的重组中,大家都讲地方债,我们影子银行其实是政府影子负债。政府影子负载主要是中央政府在08年、09年之后恢复经济过程中,没有主动负债,而把大量刺激经济需求压给了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并没有自己独立的收入来源,才产生了今天看到企业的贷款高居不下,中国的政府是净储蓄。  我们看到中国公共部门资产负债表重组,置换成地方债或者民情债,是政府显性的债务。另外因为央行有这样一个“奇葩”的资产负债表,也有未来更多需要用市场化利率引导市场化需求,这两个资产负债表的重组未来是我们可以联系在一起的。如果用外汇作为基础货币投放,我们发的外汇支持的外国政府的信用,我们用自己的资产作为基础货币资产发行的根基,我们是对自己的地方政府给予投资信贷支持,两个相比,大家是很容易得出结论,我们应该选哪个。现在外面谈到很多QE的争论,这个角度看不言自明。  谢谢大家。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